春日当垆记05

本来想昨天下午写的结果跟快递折腾了一下午还被丢了件……

16

赵知北温言跟燕霜寒暄过了,才低下头悄声说道:“吴修龄出了事贬往南边去,我送了他一回。”

燕霜想问他什么事,又没问。赵知北想说,却又懒得讲。

燕霜记得跟赵知北一起出现过的吴椿,那是个圆圆脸、身材高大,说起话来声如洪钟的北边人,花钱做事看着都大方,也跟赵知北一同吃过饭上过朝的。他出了事么?燕霜愣了一愣,心里震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那你没事吧?”

“这次没我的事。”

赵知北眨了眨眼,想反正一时半会也讲不清,就只是看着燕霜打开他带来的食盒。燕霜把里头的清淡小菜和一碗汤拿出来,菜放在桌上,汤碗在手里,他舀了一勺拿在手里,赵知北一天几乎不曾进食,看着便饿了,径直伸手去接。

——没想到手不小心便碰在勺子上,沾了一手的汤。他尴尬,燕霜更尴尬,两人相视无言,旋即一起笑出了声。赵知北沉默片刻,先停住笑说了话:“你该不会是……要喂我的吧?”

燕霜点了点头。

但是赵知北当然是不好意思让燕霜喂他的。他情绪不大好,吃了一半又放下,坐在那里聊了一会,便没什么精神地裹进被子里,埋下头道:“天色晚了,燕掌柜该回去了?”

他这话是催人回去,语气里却是恨不得人不回去的,燕霜也听出来,忽然又想起什么,从食盒底层取出一块糕点来递在赵知北手里:“你咬一口,就一口就好。”

赵知北依言咬了一口。他想问为什么,还没问就自己想起来:“这是……你之前说要给我尝的新花样?”

“是。”燕霜点头,“你吃的这样少,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长大的。”

“我也不是从小就这样的,”赵知北无奈道,说完转了话头问他,“这个卖得好吗?”

“还没开卖。这不是要等着赵翰林的批语,然后才好卖的?”燕霜笑道,站在那搓搓手,披上衣服在屋里走了一圈,“晚上让那个书童守着你睡,把炉火生得旺一点……”

 

17

赵知北这回没答话,趴在枕上睁大眼摇了摇头。燕霜看着他,心想这就是不愿意的意思?

“你家里还有人等么?”

燕霜被问了这么一句。

“我家里早没人——”

他要回答,又顿住,忽地明白赵知北这是在留他——要是到这份上还不明白,便也太蠢了些。

“那……我在这陪你睡。”他说出来就转过身去低头,倒有些不好意思似的,过了一会才转回来笑了笑。

燕霜笑起来的时候有点坏模样,看着机灵又热烈,他也不收拾,就把碗筷往边上推了推,点起灯来,便推赵知北道:“你往里去些。”

赵知北此时听话得很,就当真依言往里去了,在身边给燕霜空出一片地方来。但他等了半天燕霜都没来,便忍不住睁眼往上看了看,只见燕霜左手端着自己还没喝的那碗药,右手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个蜜饯来,小孩子似的开了口:“你喝了药,喝了我给你蜜饯吃。”

赵知北愣了一愣,蓦然扑哧一声,索性伏在枕上笑个不停,笑得直咳嗽起来。燕霜被他笑得心慌,只觉得脸上也烫了,一面伸手轻轻拍着他背一面问道:“怎么了?笑什么?”

“我不怕苦的。”赵知北坐直了身子接过药碗,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我药吃过多少了,年纪也不小了,掌柜的……你不用拿蜜饯哄的。”

 

18

“你别总叫我掌柜的了。”

燕霜脱了外袍进了被窝,起初两个人还都有些不自在,双双仰头看着屋顶谁也没说话,还是赵知北先实在受不了了打破沉默,“掌柜的”三个字刚说出口就被打断。

“你这么叫,就好像跟别的客人没什么区别似的。”

“那——”赵知北想了想,轻声问他,“你有字么?”

“没得。”燕霜坦然道,“我长大的时候就不读书了,也没人费那个劲来给我取。你就叫我燕霜不就得了?”

赵知北好像有点困,往燕霜这边凑了凑,身体微烫的温度传过来:“不好。”

“这么固执,那你给我取个字算了?”

燕霜随口一说,说完竟觉得这也不错。

“不给。”没想到赵知北拒了,倒整得燕霜尴尬起来。他还没抱怨,就听对方补了下一句,“取字是正经事,你这只是随口一说,我怎么好答应。”

“那,还请赵翰林赐字。”

燕霜听了好笑,但他也不恼,很乐意地又往赵知北身边挨得近了些,重新说道。

“好。”

赵知北没挣扎也没动,呼吸在他身边平平的轻轻的,答应了一个字,良久又没作声。燕霜以为他是在思索,却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匀,自己的胳膊还被人抓紧了,这才觉得有什么不对,往下看去,竟只见赵知北躺在他怀里,已经睡得熟了。

TBC

以及,不会就这么睡到第二天早上的相信我 

评论(7)
热度(24)

© 徐停云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