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日当垆记 最终章

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填完的坑了,手舞足蹈

33

听到留宿,赵知北本以为是有别的意思,但燕霜却似乎彻底收了心,再不显露一点,倒令赵知北觉得是自己反应太过激烈。他那晚在客房睡了,早上早早起来,燕霜照旧招待着他吃了早饭,他才一个人披上衣服,慢吞吞地往家里去了。

谁知这一去就是几个月。多事之秋,燕霜本来打算在另一条街开新店的钱在这场变故里花得七七八八,每日忙得脚不沾地,赵知北则被皇帝看中,突然派了个新职,跟着往京兆下头的一个县里去了。去的那日他没见着燕霜就没能去告别,一走便到过了年关开了春,他的老师秦理当真要致仕了,这才紧赶慢赶地回来。

在外面待久了,这些事情就仿佛都远了淡了,但一旦沾上京城的土地,就都呼啦啦地潮水一样铺天盖地。许久未见,燕霜的店怎样了,他人又怎样了?是还是一个人,跟从前一样爱笑能说,见到他还会欣喜,又也许几个月不见早已经抛在脑后。

他自己的年关是在官署里一个人过的,除却几首冷清清的诗词便没什么所得,燕霜呢?他在京城一样没有什么亲人,也是自己一个人过的吗?还是因为一个人太孤冷,便娶了妻子作伴,或者找了别人作伴……

问题太多,多到他连所谓“近乡情怯”都没有了,回到家去,略想了一想,便决定换了衣裳去燕霜的店里找他。

赵知北嘴里咬着簪子,一只手握着头发另一只手翻动着桌面几个月堆下的往来信件,竟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点微笑。

过几日要去送老师还乡,至少这一回也算得平安致仕;他自己则要等着面圣述职,往后的路总要一步一步走。春天到了,天气暖了,或许也还有踏青宴饮之类,都可以邀约出门,不论关系下一步如何,至少先去见了燕霜再说……

 

34

但笑容只持续了一瞬。他瞪大了眼睛,簪子从口中啪嗒一声落在桌子上。

他扔下手里读了一半的凶信,赶忙在边上翻找,果然找到了和凶信一起寄来的一本文稿。而在文书最下头则还有吴椿的前一封信,和倒数第二封。

“这个吴修龄,做个刺史都依然能惹出事端来,亏得早病死早了事,不然——”

这句反话没能骂完。赵知北叹了一口气把那几封信收好,把那叠乱糟糟文稿放在案头,翻了又翻,眼泪噼里啪啦落下来。

 

西南又出了事,吴椿在那边似乎是知道些什么秘密的。他访查这些劳心费力,又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当地的守军也好异族人也罢,何况受刑出京还一路舟车劳顿,竟短短不到半年就病故了。人生如朝露,当真也是说没就没的。赵知北回朝交差,面了圣,四处打听了一番,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西南果然是乱作一团,连着守军的将领都被撤了职……

可是这些事情没完。外头的事情完不得,京中的事情也一样,赵知北若不打算一辈子躲在翰林院做个白头郎官,就躲不开逃不掉,他有时候也想,不知道自己是下一个秦理,还是下一个吴椿?

吴椿临死的书信寄来,并未多提这些,只是给了他一份自己生前的文稿,拜托他点校付梓。他被这些事情一搅和,竟连去找燕霜的心都淡了。

经了入狱那一回,他觉得燕霜生活艰难,安身立命都不容易,保不准哪一日就出了什么事;直到今日才觉得,其实自己更是如此。燕霜好歹总可以在京城做起生意,他聪明,即使一时没了本金也或许可以再得;但自己呢,宦海沉浮,才是真正不知道能往何处去,一旦出了京城就是聚少离多身不由己。

一连几日,他都提前找别处买了点心,早早起来吃好,这样便可以不再往燕霜的店里去。下值回家他则刻意走得晚些,直到酒楼打烊了才慢慢地小心地经过门口。

抬起头,就能看到自己写的那块招牌在暗夜里悬着。

 

35

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。

送别老师还乡那天,赵知北回到家已是黄昏。他还没走近,便看到门口有一人站着,感觉心脏猛跳了一下。

“赵翰林。”

燕霜的声音在夕照下扑棱棱飞进他耳朵里。

“你在躲着我。”

语气笃定不容置疑,像是县衙上宣判,而赵知北一瞬间尴尬无措,竟好似真成了不辩一词的犯人。

“——我做御史了。”

他愣了一愣,先是避重就轻地干巴巴答道。燕霜实则未必能搞清这么多官衔哪个是哪个,但也就跟着他点点头,重新说道:“赵御史在躲着我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赵知北第一反应是掩饰。

“我看见你了,在酒楼二层发现的。”燕霜有理有据,说完竟还笑了一笑,“你躲着我,我觉得挺好。”

赵知北心里一凉。他想这就是结局了,他就要失去燕霜了。一时间什么前朝笔记什么狎邪云云都抛诸脑后,他张了张口却没说话。

“你躲着我,大概是因为你跟我有一样的心思。”燕霜走近了一步,“如果你光风霁月,就只管装作不知,或者彻底不来就好了,何必躲着,还要偷偷路过。”

赵知北被他戳破心事,心思大起大落之下脸上竟有些发烫,只是看着燕霜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“你有顾虑?没事——”燕霜道。

“我们可以不给人知道。”

“我只是怕以后……”赵知北摇摇头,“都不知道会怎样,反而耽误了你。”

“耽误轮不上你来说。”燕霜低下头轻轻笑了一声,也不知真还是不知假地一直笑了下去,“好好的文人士子,玩玩也就罢了,跟我搞在一起还当了真,算算名声,还不是你亏得多?既然你我都亏,你亏得多些,也就算我拿回本钱了。”

赵知北被他这一套歪理堵得一时没作声,正在发愣,就被燕霜从前头一把抱住。

他抱得紧,又力气大,这一下赵知北就难以挣脱——甚至他也没太认真去挣脱。

“天冷,你又不让我进门,我只好拿你取暖了。”

燕霜低声道。他抱着赵知北,嘴里一刻不停,刚停下说话就伸舌头去舔了舔赵知北耳根。

“哎你——”

赵知北想抱怨,说了两个字就泄了气。

“论算账你不如我。”燕霜低声道,“所以你就不要算这些得失了,只回答我,你是不是……跟我存了一样的心?”

“你是存了哪样的心?”赵知北没回答,反而反问他。

“是——”

燕霜似乎眯起眼睛想了一下,想完了才慢悠悠在他耳边道:“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”

赵知北脸上一红,他还在被紧紧抱着动弹不得:“你这是现学现卖。”

“是,学生现学现卖,更多的还要往后请赵先生指教才是,就是不知道赵先生肯不肯?”

“我……”赵知北抿了抿唇,偏过头看见燕霜睁大了眼睛等着他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 

36

“吴先生的集子,你整理就是了,我帮你去付印。”

燕霜面朝着赵知北,披着件大衣抱膝坐在床上,看着他坐在案前写字。

“我那第二家酒楼也可以不开了,不如就开个书坊。”他说着兴起,只管笑道,“等攒够了本金,反正我有认识的做过这一行的人,往后你要什么,都可以给我,我单给你一个人刻。你呢,也可以帮我找点生意,等我要刻卷子范文卖给举子的时候帮帮忙。”

“现在多事之秋,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下一个吴修龄。只怕还没到那一天,就不在京中了。”

赵知北叹了一口气,伸手去蘸墨,继续写他没写完的奏本的草稿。

“你不在京中,我就卖了房子跟你随便往哪里去。”燕霜不以为意道。

“那怎么行?”赵知北拒绝,“我就是为不想这样,才——”

“才躲着我?”燕霜眨眨眼在枕上躺下,好整以暇道,“那我就不走,在京里卖了房子读书,也许能考个秀才,将来朝廷上跟你见面呢。”

这却是胡话了,且不说他考不上,就是能考上也未必有考试的资格,二人都知道,但此刻说得兴起,赵知北也丝毫不去揭穿他,只轻声笑道:“那敢情很好。”

“我希望你不写这封麻烦奏本,也别太求功名,只安心找个没事的衙门待着,你会吗?”

燕霜听了赵知北这句,便这么问他。

“这怎么行,我身为——”

“这不就是了?”燕霜没让他说完,“我非要找你不可,也是这样的道理。”

赵知北放下笔,转回身来看他。燕霜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,双目灼然地盯过来,看得他索性懒得去写,站起身走到床前。

“大不了下辈子我去做官,让你弄一回——”

燕霜也终于有了一次说不完话,直接被赵知北一吻堵住了嘴,却又没深入,只噎得他不能说话了就抬起头来。

“还说什么下辈子。现在就是下辈子,不还是我被你折腾。”赵知北低声笑道。

“这却是怎么说?”燕霜这回当真是被他说懵了,十分诚恳地发问。

“你自己说的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,”赵知北坐下来,“我们这些日子不见,算一算也该有几十年,现在可不就是下辈子了?燕掌柜算账一把好手,怎么还不如我。”

燕霜没绷住,终于也跟着笑了。

 

FIN.


评论(13)
热度(24)

© 徐停云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