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日当垆记 最终章

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填完的坑了,手舞足蹈

33

听到留宿,赵知北本以为是有别的意思,但燕霜却似乎彻底收了心,再不显露一点,倒令赵知北觉得是自己反应太过激烈。他那晚在客房睡了,早上早早起来,燕霜照旧招待着他吃了早饭,他才一个人披上衣服,慢吞吞地往家里去了。

谁知这一去就是几个月。多事之秋,燕霜本来打算在另一条街开新店的钱在这场变故里花得七七八八,每日忙得脚不沾地,赵知北则被皇帝看中,突然派了个新职,跟着往京兆下头的一个县里去了。去的那日他没见着燕霜就没能去告别,一走便到过了年关开了春,他的老师秦理当真要致仕了,这才紧赶慢赶地回来。

在外面待久了,这些事情就仿佛都远了淡了,但一旦沾上京城的土...

春日当垆记07

终于快完结啦

27

那天晚上刚巧下了雪,赵知北出门的时候披上斗篷,往天上看了看。他心思有一点郁郁,就走得慢了些;但走慢了便更加冷,只好快快慢慢地反复,过了一阵才走到自己老师的府邸门口。

他不愿意坐车,是觉得这样走,就能一边走路一边酝酿自己要去做的事情了。抬头的时候有一瞬间也想,倘若自己是能转日回天的权臣,那该多好?不用犹豫,也不用斟酌,就可以带燕霜去任何地方。再不济也可以性情刚直,一封奏疏掀起波澜,叫那个看不起他的同门收敛些许……

但他却不想到要是真的如此,或许自己都不会认识燕霜了。这世上的事总是一环扣一环,就好比他现在遇见燕霜,却没办法保护他。他没法子翻云覆雨,也没有能不惜一切闹个不...

春日当垆记06

19

燕霜看了赵知北一会,静静地没动弹。又过了一会,他轻轻地从赵知北身侧挣脱出来,吹灭了灯,双眼盯住了房顶,自己便也困了,闭上眼睛。

他醒是被赵知北弄醒的。赵知北夜里又发烧,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下地找水喝,燕霜睡得警醒,也跟着一下就醒了,把他拉回床上去,又倒了水给他。

赵知北喝了,倒反而更清醒了些,并没安定地躺回去睡觉。他拿起枕头来,把被子往上扯了扯,抱膝坐在床上,盯着燕霜。

燕霜劝他:“睡吧。”

赵知北摇摇头,又低头思索了一会,忽然道:“……昀。”

燕霜没反应过来,问他:“什么?”

“燕子昀。”赵知北重复了一遍,“跟你的名字反着——你不是要字吗?”

燕霜这回明白了,赵知北道:“是...

春日当垆记05

本来想昨天下午写的结果跟快递折腾了一下午还被丢了件……

16

赵知北温言跟燕霜寒暄过了,才低下头悄声说道:“吴修龄出了事贬往南边去,我送了他一回。”

燕霜想问他什么事,又没问。赵知北想说,却又懒得讲。

燕霜记得跟赵知北一起出现过的吴椿,那是个圆圆脸、身材高大,说起话来声如洪钟的北边人,花钱做事看着都大方,也跟赵知北一同吃过饭上过朝的。他出了事么?燕霜愣了一愣,心里震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那你没事吧?”

“这次没我的事。”

赵知北眨了眨眼,想反正一时半会也讲不清,就只是看着燕霜打开他带来的食盒。燕霜把里头的清淡小菜和一碗汤拿出来,菜放在桌上,汤碗在手里,他舀了一勺拿在手里,赵知北一天几...

春日当垆记04

经过了一天艰难的思想斗争,决定这次放过小赵,不让他被皇帝打屁股了(……)

不瞒大家说,本来是打算写个一万字短篇的,结果还没到一半就已经七千多了orz

13

读书人,寒窗苦读的时候都有些致君尧舜之类的大梦,过后入了朝廷,待得久了,也就消磨得疲惫,甚至觉得厌烦。只不过有些人是真的倦了,另一些人是嘴里说着倦了,事到临头却还是忍不住往前跳——赵知北的老师秦理就是这么个人。

秦理生平不大会来事,所幸还比较会办事。还是先帝励精图治宽宏大量,才把他从窝了十几年的礼部侍郎位子上一路提拔到首辅,说起来赵知北还是他手里过的最后一波学生。他年纪大了,按理说过不得几年也就该回乡致仕,这会正应该好好和几年稀泥等...

春日当垆记03

咸鱼一般的国庆假期结束了......

08

燕霜提出的交换条件是要赵知北教他读几本书。

这其实有几分轻薄,说完他就后悔了,这年月请个西席先生还要包食宿给银钱,何况赵知北进士出身朝廷翰林,岂有做这种事的道理。他见赵知北愣住了没回答,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惊讶了,赶紧抢在前头刚要开口,却被对方出声拦下。

赵知北点点头,说了一个“好”字。

从那之后赵知北就隔天来。有时候他散衙早,就来得早,有时候出宫城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,于是来得也晚。来得早的时候他不着急,随便挑一张空桌子坐下,不喝酒也不点菜,任凭旁边人来来往往。燕霜新请的小二不识得他,几次试探着想让这位客官起来,赵知北不多说什么更不着恼,只...

春日当垆记02

为了防止我lof的首页又变成一排原创坑的惨状.......这边会发慢点攒多了再发,零碎的还是丢在长佩啦ww

欢迎小伙伴围观  戳我


04

京城的十月天气刚刚凉下来,但赵知北早上经过的时候已经穿了厚厚的外套。小翰林跟平常一样走到他的店门口,往里走,坐在最角落里的那张桌子上,对着柜台上头开口:“要四块松花饼。”

他说完了,就从袖子里摸出铜钱。燕霜看着他手指,纤细,白,有一块半糕点拼在一起那么长,指尖握着那一小把铜钱要往柜台放。他看得心里忽然有一点发痒像被羽毛挠了一下,就没让他放,而是伸出自己的手。

赵知北见了也不说话,顺从地把铜钱放到他手里,指尖在他掌心碰了碰,凉...

© 徐停云 / Powered by LOFTER